两地文化

奉旨填词柳三变

时间:2018年04月30日 加入收藏 】【 字体:

  柳永,原名三变,字耆卿,福建崇安人,是宋代工部侍郎柳宜的小儿子。相传柳永小的时候很聪明,他的乳母略通诗词,是一个败落的官宦家的女儿。她很喜欢柳永,每天给他喂奶时,就用手指沾着乳汁在柳永的掌心写字。小柳永虽不能出声朗读,却在心里默认。这样到了7岁时,柳永就成了乡里的神童,才名传遍崇安城。


  柳永年少多才,擅长写词曲,为人狂放不羁。他少年时到汴京应试,留恋于歌馆楼台,熟悉了很多歌妓,并且替她们作曲。在北宋初年,词刚刚兴起,词本来是一些教坊制作出来让歌女唱的小曲,大多低俗不堪。后来一些文人们也兴之所致,为歌女们填词,那也不过是在花前月下、酒席宴间,谈情说爱、饮酒助兴的一种消遣,也很难登大雅之堂。所以柳永整天在“秦楼楚馆”里“浅斟低唱”,为歌女们作词,便被看成是行为狂荡的浪子。他本以为凭自己的才华,参加科举考试应该轻而易举,没想到一发榜却名落孙山。这时他写了一首词《鹤冲天》,抒发自己落榜后的满腹牢骚。他认为自己是偶然失误,失去了高中状元的机会,也是主考官没有慧眼,把自己这样的才子给遗漏了。于是狂傲的柳永便产生了逆反心理,既然自己的才华无人赏识,远大的抱负无法实现,倒不如索性继续过那种流连秦楼楚馆的狂荡生活。他在词中写道:“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这本来是柳永科举失意后的恃才负气,没想到这首词传播四方,让宋仁宗看到了。柳永第二次参加科举考试,本来已经考中,谁知宋仁宗一看中榜名单中有柳永的名字,就把他给除名了,并且说:“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还在他的试卷上批了四个字:“且去填词。”原来仁宗皇帝对柳永上次科举失意后写了《鹤冲天》来发牢骚,一直耿耿于怀,这次一看柳永又来参加考试,便借柳永自己词中的句子来嘲讽他,意思是说,你既然把功名说成是“浮名”,要把“浮名”换成“浅斟低唱”,那你还要浮名干什么呢!以后你尽管去填词好了。既然皇帝亲自把他除名,柳永就再也没办法通过科举获得功名了。在封建社会里,通过科举而走向仕途,是知识分子实现理想的主要途径。柳永因一首词得罪了皇帝而无法再参加科举考试,别无出路,就更加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在汴京、苏州、杭州等都市过着流浪、放荡的生活。他戏谑地称自己是“奉旨填词柳三变”,这简直是在向皇帝示威,突出地表现出了他的狂傲的性格。于是他就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专业写词的词人。


  柳永专力从事作词后,对词这种新的文学样式进行了革新。首先他改变了过去教坊之词的低俗格调和粗糙语言,提高了词的艺术品位,使宋词可以和唐诗一样登上了文学的大雅之堂。在词的形式上,柳永开始大量创制慢词,这就提供了可以容纳更多内容的新形式。过去慢词虽然早就在民间流行,但文人写词大多作小令,柳永长期生活在市民阶层之中,接受了当时歌妓、乐工们的影响,使慢词这种形式得以广泛流传。在语言上,柳永的词多用口语,一扫晚唐五代词人的雕琢的习气,使词成为市民阶层易于传唱的流行曲。在词的内容上,他也多从都市生活中取材,表现他生活在市民中间的感受。所以他的词,从内容到形式,都适合于当时市民的需求。相传当时柳永的词影响之大,到了“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的程度。就是说,只要有井水的地方,人们都会唱柳永的词,柳永的词像现在的流行歌曲一样,人人争相传唱。


  柳永的词不但通俗易懂,还具有极高的艺术魅力。他在杭州时写过一首著名的词《望海潮》,上阙是:“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下阙是:“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在这首词里他把杭州都市的繁华和老百姓平和而富有诗意的生活描绘得淋漓尽致,美得令人神往。相传大金国皇帝完颜亮读了这首词,不禁开始对杭州无限神往,才起了攻打大宋的念头。虽然这个传说并不可靠,却可以想象得出柳永的词在当时所产生的魅力,对社会的巨大影响。


  尽管柳永狂荡的生活态度和浪子作风不值得称道,但他对下层歌女悲惨命运的理解、同情却是真诚的,他对词的贡献是巨大的,他的词的艺术魅力是永久的。


上一篇:闽东光饼
下一篇:永定客家土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