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地文化

闽南老艺人:坚守绣技盼传承

时间:2018年06月28日 加入收藏 】【 字体:

陈克忍指导儿子刺绣。

  绕线、穿针……在泉州市苏廷玉故居内绣娘陈克忍专心致志地对手中的绣品进行收尾工作,这是一位台湾商人定制的,让她用“金苍绣”的绣法完成缩小版的桌裙,用以收藏。这幅绣作她已绣了半个月,再过两天将会完工。

  一针一线、上缠下绕,绣架前的陈克忍格外专心。“她从早上九点开始绣,一直要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才收工。”陈克忍的儿子苏景寅介绍说,“32岁的他早已习惯了母亲的作息时间。传承金苍绣是曾祖母的遗愿,母亲一直在践行。”

  祖辈手艺世代传

  “我今年54岁,从5岁开始学习金苍绣,已有49年绣龄。”陈克忍边绣边讲,她现居泉州市鲤城区,是一位资深绣娘,已掌握金苍绣、珠片绣两种刺绣方法,是泉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泉州市珠绣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金苍绣是刺桐绣的一种特长技艺,与唐时“蹙金绣”工艺相同,即在罗缎底子上,用金绣线绣出各种美妙纹样。由于金绣线外的那层金箔很薄,犹如葱膜一般,民间形象地称其为“金葱绣”,又因闽南语中“葱”与“苍”同音,因此雅化为金苍绣。

  “我3岁便在祖母身旁看她绣花,5岁开始穿针引线学习刺绣。”陈克忍说,她幼年丧母,由祖母林乌等抚养长大。

  40年如一日,对于刺绣陈克忍一天也不敢懈怠,每天都在专研。其绣作被闽台缘博物馆、泉州市妇联、鲤城区档案馆等多家单位收藏。

  创新绣法风靡海内外

  在陈克忍家中,到处都有她的绣作,正厅内的双龙戏珠绣,是儿子大婚时她亲手绣下的。二楼挂满了各种神佛绣像,每一幅都栩栩如生,珠光宝气,与传统的金苍绣不一样,这些绣品是用珠子和亮片绣成的。

  “这些是珠绣,也是我的得意之作。”陈克忍介绍说,珠绣是在金苍绣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祖母的娘家是大户人家,从小祖母便能享用到来自菲律宾的各种“舶来品”,其中一种用珠子装饰的女士拖鞋是祖母的最爱,可裹脚的她并不能穿,祖母便将拖鞋剪破取下珠子,将珠子绣在自己的小鞋和饰裤上,这给陈克忍很大的启发,能否将珠子和刺绣相融合呢?

  陈克忍绣作上开始出现大量的珠子亮片,由此也成就了独特的珠绣技艺。用珠绣制作的绣品更具层次感,英国、美国、马来西亚等地不少人慕名购买收藏陈克忍的珠绣作品。2016年8月陈克忍被评为泉州市珠绣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进入高校讲学传艺

  “我也是5岁开始拿针。”苏景寅说,外形彪悍的他也能穿针引线,绣出一幅幅精美的绣品。他第一次拿起绣针,完全是出于好奇为什么一根针带着线能创造出各种各样的图样,不过母亲陈克忍却一脸严肃,告诫他一定要严谨细致,仿佛那不仅仅是拿针刺绣做花样,而是一个非常神圣的仪式。如今苏景寅经营着一家文旅公司,他把推广金苍绣和珠绣当成了自己的首要任务,闲时也会帮母亲刺绣。

  其实,在陈克忍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丈夫、儿子、儿媳乃至7岁的孙子都会刺绣,一家五口,三代同堂一起刺绣的场景颇为壮观。不过,陈克忍内心深知,在这个工业时代,要想让刺绣这种传统技艺重获新生,首先要让更多人知道它,了解它,从而爱上它。

  在好友陈燕玲的帮助下,陈克忍带着她的绣作走进泉州师范学院,成为服装设计专业的讲座嘉宾。“陈老师教我们要严谨细致,每一针落下都要精准,来不得半点马虎。”大三学生叶小红告诉记者,自己被珠绣的魅力深深吸引,希望通过更深入的学习,将珠绣融入自己的毕业设计作品中。

  一针一线,绣架前的陈克忍穿着古朴,像旧时的大家闺秀一般,做着手中绣活,心里却总想着这一身绣技的传承问题,她期待能有一位像她一样热爱刺绣的姑娘,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


上一篇:海上飞虹洛阳桥
下一篇:美哉乡土福建